呷哺呷哺

爱情,是别总想着是自己不够好

【宇龙】Morning Call(R)

两个人已经确定关系的温馨夫夫日常,写的比较匆忙,大家凑合看吧。

纯属脑洞,请勿上升真人。

 

一辆吱吱呀呀的小破车

你说你是哥哥我是弟,你要为我遮风挡住雨,再难的路也要在一起,一起找到人生的路基。
啊啊啊啊啊,受不鸟呢。
真人太甜。。。
已疯球。。。

其实我觉得剧版结局还不错,在原著里,沈巍费尽心机,让赵云澜看到假记忆,看到自己取心头血,所求也不过就是让赵云澜陪他身殉大封,虽然最后一刻他舍不得了,然后鬼王成圣,生出三魂。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和赵云澜一起赴死,其实就是沈巍最后的私心,是他心中给自己最好的结局。
所以剧版里面两个人一起赴死,约定来生其实也还算甜吧,两个人一起消失,四舍五入就算他们俩去私奔啦。

读Autumn太太的春潮的一点感想

大半夜的刷完 @_AutumnDays 太太的春潮,一点感想,不吐不快,这大概是一个不像长评的长评吧。

首先不得不说,autumn太太的文笔太好了,故事太精彩,让人沉浸其中,故事结束了也无法抽离。

春潮里朱老师最终还是选择了为爱放手,替白宇做出了选择,让他的人生回归正轨。

在看电影,看小说时,经常看到类似情节,两个人明明相爱,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某个人以为了对方好的名义,选择放手,选择放手的方式也经常是让对方以为自己不爱他了。然后放手的那个痛彻心扉却又心满意足,觉得自己为爱情献祭。而被放手的那个,消沉几日,也就过上了看似更好的生活。当然一般电影和小说里,这两个人总归兜兜转转还能遇上彼此,说开误会,弥补遗憾。

可现实生活中,成年人的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呢?

我曾不止一次思索过一个问题。两个人相爱相守,共同抵御现实的残酷,以及为爱放手,各自走上所谓的光明前程,究竟哪个是happy ending。

年少时,我固执的以为当然要选择第一种,如果有人傻乎乎的说因为爱我而离开我,我一定恨死他了。可年龄见长,我才明白,爱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爱也不是可以破开一切虚妄的斩魂刀。没有了滋养的爱情会变质,会生锈,会面目可憎。

而人的记忆也无法永恒,一年两年,那个人的脸还刻在自己心上,那么十年二十年呢?事业有成,儿女绕膝之时,会不会庆幸当年那个人放了手?

所以两个不合适的人相爱,是不是注定了无法圆满。

生活永远都不是童话故事,我们也不是王子公主,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的羁绊。爱情永远不是生活唯一的主题。

可是明明知道彼此不合适,我们还是忍不住相爱。明明知道了结局,却还是飞蛾扑火。

这大概就是爱情的魅力,无论未来怎样变化,至少那一刻的亲吻和心跳无比真实。

至少我曾经触摸过抛物线的顶端,尽管只是短短一瞬,可那一瞬间,心底绽放的烟花足以照亮我贫瘠的一生。

写着写着,发现自己还是爱情至上理论。

哈哈,可惜我们大多数人大概都没有这种幸运或者不幸,去体会这种轰轰烈烈的爱情。茫茫人海中,能遇到一个真正懂自己的人,实在是太难太难。

所以白老师和朱老师两个人的契合和互补,让我们无限惊喜。希望两个老师在现实中友谊长存,未来可期。也感谢autumn太太,为我们构建了那么多平行世界中的白居,让他们在太太精彩的故事里彼此相爱,也让我这个读者过足了瘾。

前面啰啰嗦嗦说了一堆,词不达意,其实我就是想说 autumn 太太写的文太好看了,真是神仙太太,大家都来看呀。

乱心曲

看了芭莎以后的激情脑洞,全是自己的想象,和真人无关,切勿上升真人。
第一次写同人文,更是第一次写rps,年纪大,玻璃心,请轻喷。
文笔一般,大家见谅,都是出于对两位老师的爱呀。

白宇看着身旁的人发愣。
他穿着明显偏大的衬衫和外套,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,露出纤细的锁骨和一点点奶白色的胸膛。略长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揪,光洁的额头被刘海挡住,显得那双眼睛愈发的大了,也显得整个人愈发稚气,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调皮少年,一点看不出来比自己还大了两岁。
更过分的是这个人的姿势,双身撑在身后,一点都不设防,脆弱又无辜。
而那双眼睛还那样温柔的盯着自己。

“靠!”白宇在心里爆了句粗口。
一句本不属于他的台词在的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,“乱我心曲,乱我心曲,乱我心曲。。。”

有的人心乱了。。。。。。

“好,有了!”,摄影师的声音将白宇拉回了现实世界。
他晃晃脑袋,好像这样就可以将刚才那些旖旎念头忘掉。
他兀自站了起来,假装没有看到旁边人伸出的手,径直走向旁边的助理。
“快给我瓶水,这摄影棚太热了,渴死我了”,边喝水边用手扇着风,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和过快的心跳。

接下来是两个人的单人拍摄,白宇默默松了口气。
换衣服、拍摄,白宇不见了平时的活泼爽朗,拍出的照片也显得有点成熟而阴郁。
“白老师真是气质百变啊”摄影师夸奖。
“哪里,哪里”白宇心不在焉的客套着。

“之前拍摄的小片粗剪出来了,请白老师您看看有没有什么意见。”摄影助理捧了个iPad过来。
白宇接过iPad,“谢谢,我看一下”。
走到角落的椅子上坐下,白宇才点下了播放键。还没有配乐的小片简单地播放着他们拍摄时的互动,一幕又一幕,他们时而对视,时而并肩,亲密又疏离。
白宇心里抖了一下,手指略微颤抖的按下暂停,又忍不住将进度条拉回去一点。

原来是这样的吗?
自己看他的时候竟然是这样的眼神。
是狮子要将猎物吞吃入腹,彻底占有。
是用眼神贪婪的描摹着爱人的身体,回味着昨晚的一晌贪欢。
不是朋友,更不是兄弟。

他也看到了吗?

“龙哥看了吗,他有没有说什么?”
“给朱老师看过了,他说很好,没什么意见。”
“哦,那就行,我也没意见。”
将iPad递了过去,白宇依旧坐在椅子上,脸上阴云密布,心里狂风暴雨。
他看过了,他看到了吗?
他说很好,他是什么意思?
他知道吗?
他怎么想?

“啊!”白宇低吼了一声,抱着脑袋,觉得自己快疯了。

“白老师,您没事吧?”工作人员有些诧异。
“哦,没事没事,昨天晚上空调吹多了,有点头疼,这年纪大了啊就这样,毛病多。”
“哈哈,您还年纪大啊,您还是90后呢”
“对,最老90后,哈哈”
他又变成了那个开朗活泼、逗比话痨的白宇。

“小白,一起吃饭啊,过会还有采访,一时半会结束不了。”恰巧这时候朱一龙拎着饭盒过来了。
“我不饿,昨天晚上没睡好,我去眯会。”
“你怎么了,不会发烧了吧,刚刚进门的时候听到你说头疼”,朱一龙伸手想要摸白宇的额头,确不料对方将自己的手挡住。
“我没事,你自己吃吧。”
朱一龙有点局促的缩回手,“多少吃点吧,饿肚子对胃不好。”

那双眼睛无辜又温柔的的看着他,还带着点不自知的委屈。

又来了!
他总是这样,无辜的看着自己,好像个懵懂的孩童,让人忍不住唾弃自己那些龌龊的念头。
可真的是这样吗?
眼神再无辜,他也是个30岁的成熟男人了,他真的对自己的心思一无所知吗?
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给他发微信,为什么总是忍不住去逗他,又为什么总是在采访时护着他,在他语塞替他回答问题,怕他尴尬?

白宇心里突然窜起了一阵无名火。
他攥着那人的手腕,将他带到走廊尽头。
“朱一龙!你以为我是赵云澜吗?我胃好的很。你也不是沈巍,你有什么立场来管我?”
突如其来的怒气和发问让朱一龙有点懵,他缓缓的眨了眨眼睛,“小白,你怎么了?我们是朋友啊?朋友间互相关心不是很正常吗?”
“朋友?呵~哥哥,你觉得我把你当朋友吗?朋友会这样对你吗?”

白宇突然靠近的脸让朱一龙吓了一跳,他看着那人缓缓逼近的嘴唇,他灼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脸上,似乎已经能感受到那人的胡茬,皮肤有些刺刺的痒。
朱一龙慢慢闭上眼睛,又长又密的睫毛颤动着,像蝴蝶的翅膀,骚动着白宇的心。
就在嘴唇快要触碰到时,朱一龙突然猛地推开了白宇。他退开两步,将饭盒的袋子交到还在喘着粗气、一脸傻样搞不清楚状况的白宇手上,“吃饭吧,过会要凉了。”说完就转身走开。

白宇还傻站在原地,看着朱一龙的背影慢慢远离,在拐角处消失。
“朱老师,您在这啊,找您找半天了。白老师和您在一起吗,关于下午的采访还有几个小细节想和您二位探讨一下。”
“哦,小白好像在化妆间吧,我也不知道,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“行。哎,朱老师,您看过会。。。。”
谈话声突兀响起又渐渐消失。
白宇还像个雕像一样站在那,死死拽着饭盒的袋子,表情像破碎的石膏一样逐渐剥落。

“您怎么还在这傻站着啊,大家找你都快找疯了”直到被匆匆赶来的助理捡走,白宇才回复了一丝清明。
被按在化妆间的椅子上,妆发服装,又是一片兵荒马乱。那人就在不远处的椅子上,中间却隔着数不清的人事物,连偷偷看他一眼似乎都成了奢侈。

“自己这是被拒绝了吧,以后或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。”
容不得白宇多想,他就被带着去做访谈,先是单人再是双人。

他应该不会想和自己捆绑在一起了吧,那就如他所愿。

单人访谈时间
“其实我和龙哥私底下互动也不多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关于龙哥真的没有啥料可以爆,好兄弟怎么能互相爆料呢,哈哈”
。。。。。。。

双人访谈时间
白宇默默忽视朱一龙微微靠过来的肩膀,笔直而僵硬的坐着。而那个人却似乎毫不在意,一如往常的温柔看着自己,甚至更加活泼了些,看来自己演技还是不如龙哥啊,呵呵。
白宇自嘲的笑笑。
罢了,就陪你演完这最后一场吧。

可终究是意难平。
看着他满眼笑意的说你个芒果,又轻抚过自己的手说对不起;
看着他孩子气给自己写了个100分;
看着他唱着属于两个人的歌;

你那么好,让我怎么放手。

所以在最后朱一龙像往常一样把话筒递过来让自己先说时,白宇拒绝了,可看着那人温柔的眼神,他又心软了。

巴拉巴拉,我知道龙哥心里也是这么想的。

到底还是舍不得,放在心尖上的人哪里舍得他受一丁点委屈,哪怕是自己也不行。

终于结束了,白宇觉得自己已经快绷不住了。他和大家简单致谢就想离开,没想到那人一把拽住自己的手腕。
“小白,你等等,有点事要和你说。”

还有什么可说的?听你再拒绝我一次吗?
白宇想挣开,可一来旁边人太多,没法做的太明显,二来他龙哥手劲是真的大,他挣不开。
于是,白小宇小朋友只能无奈的乖乖被拽走了。

朱一龙带着白宇来到空无一人的化妆间,锁上门。
看着旁边蔫头蔫脑的大男孩,好气又好笑。

“白宇,你做事有没有分寸。”话还没说完就被气势汹汹的打断。
“朱一龙,我不用你教训我。我喜欢你怎么就没有分寸了。你不喜欢我就算了,可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,用不着你来教我改正。”
“唔”凉凉的柔软的嘴唇贴了过来,剩下的话都没有了出口的机会。
两片嘴唇相互试探着,不知道是谁先探出了舌尖,让这场亲吻愈加升温。

过了许久,两个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,白宇的大脑袋在他龙哥肩头蹭来蹭去。
“哥哥,你真甜。”
朱一龙没好气的把他推开,“刚刚不是还气势很足的喊我朱一龙吗,还说我管不了你。”
白宇嘿嘿的傻笑着,“哥哥,那谁让你之前把我推开,我还以为你拒绝我了呢。”
“你呀,不是我说你,都多大人了,做事一点没分寸,那是什么地方。我要是不推开你我们就上明天的头条了,高跟鞋的声音那么响你都没听见?”那人好看的眉头微微皱着。
“哎呀,那我那时候满脑子都是哥哥,别说高跟鞋了,就是炸弹爆炸我都听不见。”看着白宇笑的一脸讨好,朱一龙忍不住也笑了,伸手摸了摸旁边毛茸茸的大脑袋。
“头还疼吗?”
“不疼了,哥哥亲亲就好了。来,哥哥,再亲一下。”
将又凑过来的脑袋一把推开,“好啦,别闹了,在这待时间长了不好,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。午饭都没吃,饿死了,收工吃饭去吧。”

从化妆间出来以后,白宇显而易见的心情大好。他的助理在一旁稀奇,“还是朱老师有办法,我们家这个少爷今天一天都好像要爆炸,您一出手他就熄火了。”
白宇连忙出声打断自己助理,“啧,别瞎说。哎对了,我中午没吃的饭呢,给我带上,我晚上要吃。”
“那饭都凉了,加热了再吃对身体不好,晚上重新买吧”
“哎呀,我说带着就带着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,是吧,龙哥。”白宇笑嘻嘻的。
助理无奈,只能去搜罗那不知道放在哪的饭盒袋。

“行了,别贫了,走吧”
“哎,龙哥,等等我。”

朱一龙在门边停下了脚步,等待身后叽里咕噜不知在念叨着什么的男人来和自己并肩。
他眯着眼睛看着门外。
骄阳似火,蓝天白云,真是个好天气。

我滴妈呀,这个官方糖也太大了吧,海星撞地星,幸福来得太突然,晕乎乎

齐刘海的凯凯王好可爱呀,虽然一笑一脸褶子(ಡωಡ)但还是少年感满满,而且显得眼睛特别圆⊙ω⊙

 听了凯凯的成都,我的少女心又萌动啦,啊啊啊啊,我的阿诚哥,我的靖王宝宝,我的李然然,我的赵平平,肿么能辣么温柔!我的楼诚初心啊!

快来听凯凯的成都呀

 

 

生活似乎比电视剧还要狗血,在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你泼一盆冷水,而你能做的就是选择是破口大骂还是故作优雅的走开,其实无论选择哪个,都已经从外冷到心,湿淋淋的